回兒童性侵害防治網首頁
定義,統計與分析  如何防治性侵害  性侵害防治課程  性侵害處理原則  受害兒童輔導  相關資源與諮詢
   
性侵害定義、內容及理論
性侵害定義、種類及內容
性侵害理論
兒童性侵害定義及內容
性侵害惡化的背景及原因
 
教師的迷思與事實
家長的迷思與事實
社會的迷思與事實
為何受害孩子不說出傷害
如何幫助孩子說出傷害
加害者人格及侵害方式
加害者類型
加害者人格特質
加害者情感特質
加害者思想特質
加害者行為特質
加害者生命經驗
加害者侵害策略及方式
性侵害發生的條件
受害兒童特性
受害兒童家庭的特性
加害者本身之特性
性侵害受害兒童的徵兆
行為與生理
高危險群兒童的特徵
性侵害對兒童的影響
生活層面的影響
生理層面的影響
心理層面的影響
情感層面的影響
行為層面的影響
精神層面的影響
兩性關係的影響

性侵害理論 11.兒童性侵害防治研究

兒童性侵害本質複雜、多樣、多變,因此侵害防制需針對男女兒童,不同年齡層。除了教育孩子之外,孩子的父母、老師、專業人員亦需進行教育。教育內容包含侵害者使用的策略與方法,侵害漸進模式、關係等。

批評:

預防方案缺少理論基礎、研究基礎,方案重心一直放在孩童身上,可能對孩子造成一些傷害,缺少系統的評估(Bales,1988)。

1 對侵害者的認識:

侵害者是陌生人也是熟人,是男也有女,可能認識又喜歡的人。Swan,Press & Briggs(1985)卻發現孩子很難了解這樣的觀點。

2 加強孩子的能力,尤其是”揭露”的能力:

有些方案教導孩子分辨好的秘密及壞的秘密。分辨驚喜與秘密,若有人要你保密時,它大部分是壞的秘密。為了找出受害兒童,通常方案會鼓勵孩子說出過去隱藏的秘密,同時養成向信任的人揭露秘密的習慣。

3 把資訊給孩子,讓孩子知道自身的權利:

因此不少方案強調孩子的權利---安全的權利、拒絕的權利,但至今尚無證明顯示年幼的孩子了解權利的抽象觀念,也更遑論孩子能否判斷情境應以孩子權利為主或成人權利為主?且孩子有說”不”的權利,是否代表他們有說「是」的權利?若孩子允許侵害者侵犯他的身體,是否孩子需為未能保護自我安全負起責任?

有些兒童攻擊防禦方案(Child Assault Prevention Project,1983)教孩子喊叫及基本的身體防衛技巧。但有些研究顯示,孩子可能將此技巧用在不適當的地方(Nibert,et al.,1989)。

第一階段的性侵害防治研究

第一階段防治研究的重點是欲瞭解參與研究方案的孩其安全知識與技巧是否有增進,研究常用實驗前後的比較研究法,如Swan,et al.(1985)放一段30分鐘的影片給孩子看,內容是各種不同類型的身體觸摸,之後再比較孩子在影片前及影片後對不同觸摸的判斷及回應。看完影片後,有82%的孩子會在騷擾後立刻告訴大人,提高幅度為25%(由57%提高至82%),而88%的參與兒童同意家人可能會成為侵害者,提昇幅度為49%(由31%提高至88%),然而孩子在辨識身體觸摸上則無差別,因大多數孩子在研究之前就能認識出不好的觸摸。

Niber et al.(1989)提供33名幼稚園孩子「孩童攻擊防治方案」,測試參與者是否能有能力描繪出方案中受威脅的孩子應做的回應並從圖片中指出最好的回應圖,最後孩子需說出在此威脅情況中,他自己的回應。

在同一個份研究報告中,研究者提到他們在另一所幼稚園所做的實驗,孩子以非隨機分成兩組,實驗組41名孩子,控制組42 名,兩組均有實驗前及實驗後的測試,但兩組比較之下,並無統計的顯著差異。研究結果顯示孩子將身體自我防禦技巧誤用在不適當的情況。

總之第一階段的防治研究結果相當一致,它們指出幼稚園的孩子並沒有受惠於性侵害防治專案,然而國小的孩子年齡越高,則從方案中獲的越多。在其他的一些研究中,受試孩子測試前的分數相當高,顯示他們對性侵害防治已有相當的認識,然而因太多研究有方法及測量的問題,使我們對方案的有效性無法下一明確結論。

第二階段性侵害防治方案的研究

第二階段的研究較第一階段在方法上更好,隨機分派的受試者及控制組,各種不同的方案比較及受試者個人特徵(年齡、性別、種族)及社經比較。方案內容大分為二:教導式(以影片及團體討論為主)及行動策略式(著重孩子對防治觀念的了解與實際的應用)下面就以這兩種內容的研究進行討論:

教導式防治方案:

Conte,Rosen,Saperstein,& Shermack(1985)的研究,使用警員進行一個小時的演講,共計三次。參加的孩子測試前後的成績與等候名單上的孩子(控制組)做比較。發現實驗組的孩子在預防觀念上優於控制組,且年長的孩子學習得比年幼的孩子多,但兩組所有的孩子對抽象觀念均不易掌握或了解。即使在受過方案測驗之後,僅有50%觀念被了解,較方案前的測試提昇約22%。

行動策略式防治方案:


Ratto & Bogat(1990)研究,為期五天,隨機分配39位幼稚園孩子,藉著圖畫書、人偶、工具來討論活動及角色扮演的活動。結果顯示實驗組孩子的防治知識要比控制組高。然而研究結果證實方案並沒有改變孩子的預防技巧部分,可能與角色扮演不夠有關。

Kraizer,Witte & Fryer(1989)研究橫越三個州670位三歲到十歲的孩子,發現孩子拒絕性侵害的口語及肢體技巧有提昇(實驗組為59%,而控制組僅35%)。此方案強調性情感和身體的侵害。教導孩子拒絕他們感到不舒服的觸摸。

Hazzard,et al.(1991)使用”感覺對與不對”方案(Feeling Yes,Feeling No program)共計有286位國小三、四年級孩子參加,控制組是113位同齡的孩子。實驗組孩子在知識與能力上均優於控制組(知識上比數為82% vs 62%;能力之比數為79% vs 74%);其中四年級孩子的知識分數高於三年級,女孩知識分數高於男孩,分析證實此分數與孩子的在校成績、種族無關。

比較以上兩種方式:

Woods & Dean(1986)將兩種方案隨機分配給4500 位三年級到五年級的學生,行動策略組使用「身體觸摸」教材,教導組是採用「蜘蛛人」漫畫,結果顯示行動策略組的知識增加幅度高於教導組。研究者認為教室互動式的學習是較好的學習方式。
Hazzard, Kleemeier & Webb(1990)研究教師與校外專家在教導「感覺對與感覺不對」的效果時發現,兩者並無顯著差別,但研究者提醒讀者要注意,即研究中的老師在事先已做了充分的準備且覺得教導此類題材頗為自在。

第三階段的防治研究


過去的研究似乎著重於發現有效及無效的方案,但現在大家開始問:「為什麼有些孩子學會了性侵害防治的觀念及做法,而有些孩子則學不會?」孩子的個別差異受到更多的重視及研究。如孩子的智力、性別、年齡、自我概念、是否被侵害過、原有的技巧及知識程度、家庭背景、社經地位、親子關係、家庭性教育、父母對性侵害防治教育的態度。

現今性侵害防治研究的受試兒童群擴展到不同種族、不同社經地位、不同年齡及不同個人特徵的人身上。近年來不少犯罪研究指出,犯行青少年曾被性侵害的比例奇高,青少年群體中,有受害者及潛伏加害者的事實,使現有研究重點轉向青少年群體。


關於本網站版權聲明網站地圖聯絡我們回首頁
© 2005 兒童性侵害防治-國民小學教師在職進修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議使用 IE 4.0解析度800*600瀏覽本站以達最佳效果